1. 首页
  2. 资讯库

社会制造 Made in Our Society

 图片 第2张

那天,是小一先修暑期班开课的第一天,我刚走到教室门口,负责的班级老师就小声地跟我说,某个男孩有情绪和人际关系问题,要请我多注意。我说了声「好」,就进教室了。

教室里大约有7位孩子,他们刚刚才午睡醒来,有的胖脸颊还留着午睡时被挤压的红印子,有的好奇地看着我,有的抱着玩偶坐在位子上发呆。最靠近白板的座位,有个男孩趴着,好像还在睡觉。

「老师!小马还在睡觉!刘老师叫他他都不起来!」

我经过男孩的座位时,其他孩子开始跟我告状起来。我对孩子们说没关系,我想先放好我的背包和提袋,再来周全地处理现在的情形。首先,我非常不喜欢不明究理便指责任何人事物的班级氛围。

我先对孩子解释说,有些人会有起床气,也有可能是他感觉很累所以没办法立刻起来,我们可以试试看用温和的方式让他知道我们现在要上课了,所以必须请他起来。我在小马的肩膀上轻轻拍了几下,一边说:「我们要上课啰!」,小马依然闻声不动。其他孩子又开始鼓噪:「老师!他不会听啦!」

不管我在小马耳边问:「你要起来听故事了吗?」或是试图搔他痒,他就像一颗烤不动的蛤蛎,动也不动。我知道他其实醒了,只是不愿意起身。

「不愿意」的心情需要时间,我离开他的座位,开始上课讲故事。故事讲不到五分钟,他自己起来了,而且很积极地举手发言参与故事的内容,从开始上课到我走出教室,他的表现跟正常孩子一样。我还不是很清楚,到底班级老师说的问题是什么。

隔了一周,我们在第二堂课上见面。

第二堂课开始,我观察到了小马跟多数孩子不一样的地方:在老师的命令或是团体规则面前,他并不乖顺。原因在于性格,他是很知道自己不喜欢什么的孩子,表达拒绝的情绪反应也比一般孩子强烈。

我不认为这样的孩子有什么「问题」,有问题的其实是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样孩子的大人还有要求乖顺与服从至上的教育环境。

有一次上课上到一半,我必须离开教室去补印讲义,便请班级老师协助看顾孩子们。印完讲义回到教室时,看见班级老师正在对小马「讲话」。班级老师拿走了小马铅笔盒里的削铅笔机,小马一脸既生气又委屈的表情,他不同意老师拿走他的东西。班级老师看我走了进来,想快速结束和小马的对峙,我听见他这样说:「教室里不准你们带削铅笔机,我会跟妈妈说。」、「你想吃糖对吗?你乖乖上课就可以让你吃糖果。」、「你要出来跟我『沟通』吗?来,你出来。」

也许是因为这样的场景常常发生,班上的其他孩子也开始认为他是个麻烦人物,他们愈来愈常打断我上课,很激动地向我告状说小马又怎么怎么了。

「老师!小马刚刚动你的东西!」

「小马,你为什么跑来翻我的注音卡呢?」

小马憋着嘴。

「我只是想了解你这样做的原因,我没有在骂你喔。」

他扭动了半天:「我不敢说。」

「为什么不敢说?我又不会把你吃掉~」

「我怕被骂。」

「我不会骂你啊,我真的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想看卡片背后的图案。」

「原来如此啊!可是我们现在正在上课,如果你想看卡片背后的图案,要怎么做比较好?」

小马没有回答我,倒是旁边有同学大声说:「下课时间再问老师可不可以看!」

「对啊,同学的方法很好,你可以下课再来看,好不好?」

小马没说好也没说不好,而是一溜烟地跑回他的座位。

我一个礼拜跟他们见一次面,每次见面都可以感受到小马和其他同学之间的变化,每当有同学又在课堂上向我告状时,我必须花更多的力气去抹除小马身上的问题标签。

如果有适当的对话引导,小马的情绪不是问题;如果不是大人的处理方式影响孩子的认知,小马的人际状况也不会是问题。有多少的问题小孩其实是被社会制造出来的呢?

 

 

 

 图片 第4张

photo credit:Ahsin Huang

 

Kuroki

 图片 第6张

原创文章,作者:matter,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pureflash.net/suibi/123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