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库

【食之疗愈】|挑吃的人不吃榴莲?

 图片 第2张

社会好像分有两类人,两种人会互相对垒:有些人先天讨厌吃某些食物,例如我讨厌榴莲、莞茜、青瓜,另一堆人却会尤其喜爱吃对家讨厌吃的食物,像生理上男女那样二元对立,零食制造商甚至会看准爱吃这堆另一群人不爱吃的食物的顾客群制造特色零食,似乎要藉着制造两者对立来引起讨论。对于「对家」不爱吃的东西,有时我会感到不解,于是问朋友:「为甚么你不喜爱蕃茄?蕃茄对我而言是种很正常的食物啊!」他们却总会回答:「我不知道,总之我就忍受不了蕃茄的味道与质感。」他却会喝蕃茄汁,吃薯条蘸茄汁;又有朋友不爱吃草莓,但又喜欢在面包上涂草莓酱;也有朋友坚持不吃水果,却又爱喝果汁茶。我们既任性又复杂。

 

 

 

 图片 第4张

啊⋯⋯图看起来都臭臭的,希望你不会像我一样感到反胃。 (Photo by Jim Teo on Unsplash)

 

每天我都在烦恼午餐吃甚么,常常问同事:「啊,如果我们人类像动物一样只吃青草,或只吃某种肉类,那烦恼不是少很多吗?」然后有人回答:「你怎么知道羊和牛就不会吃草吃腻呢?而且草也可以有很多种,可能牠们也会挑草吃呢。」但我就想,只有人那样复杂才会挑吃啊!要是饭盒内的配菜我们都吃光,世界就不会出现那么多厨余!或者假如人都能接受生吃草(或菜),生吃肉,这样我们会有挑吃的情况出现吗?我总是不解为何身体只对某些食物排斥,其他人却与你完全相反,食物偏好甚至像两类人持对立的价值观一样严重,如美国自由党对共和党的政见对立,支持者会因而出现不同的生活习惯。我想起那年中学毕业旅行与朋友去泰国,爱吃榴莲与讨厌榴莲的同学分成两小队,爱吃的着魔似地往猫山王榴莲跑,另外两位(包括我)因为接受不了榴莲的气味而在附近流离浪荡,简直成了异见者。

 

可我就是说不出为何我的味蕾会只对某几类食物特别抗拒,我试过吃榴莲、莞茜、青瓜,却总会有种莫名其妙的恶心感,不知道是我先入为主的偏见害我产生厌恶感还是先天体内因素影响,但就像食物敏感那样。若有科学上的解释我倒想听听。不过有趣的是,不管爱吃那些食物的人怎样赞那食物是天赐良物、不吃是浪费,如榴莲或臭豆腐,我却一直不可能接受该食物,像被诅咒一辈子禁吃那样。这也许是人体的缺陷吧。但以进化心理学角度想,挑食是有助我们物种繁衍的方法吗?也许每个人的身体有个特定机制帮助我们藉挑食来生存,久而久之「食」就跳出了「生存」层面,在食之上我们求的变成是「生活」。也许挑食与资本主义有关。也许挑食有助我们累积财富藉以增加生存机率也说不定。不然怎么人要挑食呢?可是人拥有享受美食佳肴的能力实在是上天的恩赐啊!「不好好享受食物多元化带来的快乐,简直是欠揍啊!」我的一位对任何海鲜、蛋类制品、牛肉过敏的朋友说的话。

 

然而我认为讨厌某种味道不是一辈子的事,我们的口味是会转变的。我想起陈奕迅的〈苦瓜〉,黄伟文的填词,当中结尾一句对苦瓜的形容:「今天先记得听过人说这叫半生瓜 那意味着它的美年轻不会洞察吗」,带出苦瓜的味道是种年轻人不易洞察的美,另外一句「真想不到当初我们也讨厌吃苦瓜 当睇清世间所有定理又何用再怕」带出苦瓜的味道随着我们成长与人生历练而有所转变。又记起父亲在说服我吃莞茜时常说:「年轻时我蒜头、葱、莞茜通通接受不了,现在我却十分享受菜式中有它们的存在,你习惯了就会喜欢。」印象中有人说因为人的味蕾会随成长不断退化,年轻时味蕾特别敏感,故我们爱吃甜的,对苦的、味道奇特或浓烈的一概不易接受,长大后却彻底相反,对甜的不感兴趣,反而对各种本来「难吃」的食物产生好感。是否这样也是种迷思,至少现在我认为自己会讨厌我讨厌吃的食物一辈子哈哈。

 

若以口味喻人,有人不爱吃某种食物我们也无须强迫对方迎合自己的口味,大概对方的口味有一天会改变的。记得有位自称「情场(失意)老手」的前辈曾经跟我说:「爱吃榴莲与不爱吃榴莲的人是终究无法相爱的。」不知这是他怎样归纳出来的结论,听起来也把爱情太简单化了吧。不过我猜这句话表象之上延伸说明的应是双方价值观或生活偏好相异而引致无法融洽相处的意思。我想起自己曾经为前度突然吃起青瓜来,那应是热恋期,后来却发现「口味」这回事真的无法强求。 有时我们就是如此:想方设法要迎合对方的口味,却总忘了要迎合自己的口味;我们很容易忘记自己不是一般动物那样只吃草或只吃肉,相反人是有选择不同口味的权利的,因为我们追求的是「生活」而非单单「生存」啊。只有在我们吃自己喜欢吃的才能大快朵颐,才能痛快啊!话虽如此,我想只要二人的价值观与世界观类同,爱吃榴莲与不爱吃榴莲的人也可以相爱吧!

 

 

与人交往,是难有划一的社交定律,当中往往夹杂一点复杂性,就像人不爱吃草莓,却又喜欢在面包上涂草莓酱那样,这样人类社会才多姿多彩吧。

 

 

这是我的「食之疗愈」。

野客

 图片 第6张

原创文章,作者:matter,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pureflash.net/suibi/123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