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库

亲历:那个“弟弟长,弟弟短”的房客哪里去了

面对没有回复的微信,没有接听的语音邀请,已经停机的电话号码,还有宿迁某农村的地址,我只能说:
焦大哥,对不住了,我的房子不等你了。

 图片 第2张

前几天的微文里,写了自己这个“幸运”的房客,引起了不少读者的共鸣——说租房十年,没有一次能退回押金。

今天写写我这个“悲催 ”的房东。

2月中就该交租的焦大哥,到了2月底也没有交。发了微信信息不回,点击语音聊天不接,打电话,却发现已经停机。

这让远在千里之外的我有点着急。我到哪里去找那个“弟弟长,弟弟短,喊得弟弟翻白眼”的焦大哥呢?

他是我通过本地中介联系的租客,一直没有谋面。通电话的时候,他说,“我姓焦,你叫我焦哥吧,微信我不太会用,租金会按期交给你,放心吧,弟弟!”

一声弟弟叫得我心头大暖,“没关系的,你有什么需要,给我说。”

就这样,中介帮我签妥了出租合同,我也于当天收到了一个月房租的押金和三个月的租金。

 图片 第4张

作为一名在外工作的租房族,我很能理解租房的不易。我从内心里希望租我的房子能够住得开心和舒服。房子原来是自住的,装修和配套都很好,家用电器全部都有。

房子租出不久以后,焦哥给我打电话,“弟弟啊,你家原来的热水器不好用……”

“没关系,美*有一款电热水器挺好的,799元一台,你买吧,到时从租金里扣。”

“好的,还有,你家阳台的衣柜我们想用一下……”

“没有关系,你们将里面的衣物收拾一下,放到一边腾出你们用的地方就行了。”其实,在主卧里,已经有一个很大的衣柜了。

但我想,他这样要求,肯定有他的想法,所以,我又说,“你就当在自己家里,怎么方便怎么来吧,没事的!”

 图片 第6张

7月份的时候,北方的天气转热,焦大哥给我打来电话,“弟弟,我想在客厅里加多一台空调……”

“那客厅和餐厅连在一起的,这空调不得买台3P的?”我问他。

“不用,不用,1.5P就行了。我看了,大概2500块钱就可以了……”

“好的,你看着处理吧,费用从下季度的租金里直接扣掉吧!”

“好的,好的,到时我把发票拍给你看。”

“没事,没事,你帮我把发票保管好,以后保修用得着,另外,你在安装的时候,要安排好位置,不要装得太难看了。”

“好的,你放心吧!”焦大哥在那头亲切地说。

那是我跟焦大哥的最后一次通电话。

 图片 第8张

我没有想到,我这样友善的对待他,竟然换来他的不辞而别,押金抵掉欠下的3月租金之外,从去年9月份开始,就没有交水电费、燃气费了。

推开房门的那刻,我还存有一个幻想,也许,焦大哥给我留言,说明原因或者其他意外情况,但是并没有。

从客厅地在几床铺的折叠来看,这还是一家比较爱干净的人。只是在主卧大阳台上,我看到了几个养小鸡的大纸箱,复合地板上还有很多小鸡留下的鸡屎印迹。

洗碗盆里,还有四五只碗放在水里泡着,上面已经凝固了一层油污,看得出来,时间已久。

冰箱的门大开着,电已经断掉。从这一点看得出来,这是个有责任心的大哥,我也如此信任的对他,他却留给我这样一个烂摊子。

其实,这不是我第一次被租客坑了。

 图片 第10张

2010年,在广州,我的小公寓租给一个26岁左右的女生小周。网租的,直接手机转账交了定金。直到交房给她时,才跟她见面。

中间只有一个插曲,她晚交了半个月租金,我电邮提醒她,她回复得很不愉快:不是还有押金吗?急什么急?

真是不可理喻,押金是押金,租金是租金,约定的时间拖了这么久,我催了一下,还不高兴了。

租了不到一年。小周说她怀孕了,要换一套大一点的房子。我说可以啊,放心吧,我本身也在租房子,押金会一分不少的退给你的。

有一天,我正在上班,物业保安给我打电话,说我的租客正在从房间里搬东西。我说没事,他们应该不会搬我的东西,让他们搬吧。

第三天是周末,约了那个租客的老公来交接和退押金。虽然厨房油渍很多,地面垃圾没清,我还是在扣除水电费之后,将押金一分不少地退给了他。

晚上,我在收拾卫生的时候才发现,我原先好好的茶几,豁了一个20多CM的角,在那个破角上面,整整齐齐地摆着几本杂志。

苦笑之余,只有认了。

在清理抽屉的时候,发现了小周很多外出旅游的照片。快递给她的念头一闪而过。但想一想,就算了。何必。

有时候,我们都想做个好人。但确实,你得配得上我的好。

 图片 第12张

面对没有回复的微信,没有接听的语音邀请,已经停机的电话号码,还有宿迁某农村的地址,我只能说:

焦大哥,对不住了,我的房子不等你了。

——市中心区,大两房出租。

房东离得远,主张该买买,该换换,

按时交租,其他不管。

有意者,请点赞……

 

 图片 第14张

原创文章,作者:扑闪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pureflash.net/suibi/83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