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随笔

生活偶遇:最后一班楼巴

此时,他面前的红衣女子还在不甘心地翻找包里的角角落落,他对她说,“你也别找了,在郊区买房的深惠两栖人,大家都不容易,我刚接到电话,父亲已经出院了,明天一早我再回去,你就坐楼巴回去吧!”
深圳少了一车过客,惠州将迎来一车归人。

 图片 第2张

“大家排好队,准备上车了!”7点15分,我刚刚拎着一大袋生活用品跑到香蜜湖渡假村的楼巴前,就听到大巴司机的一声吆喝,原来三三俩俩围成一团的人们马上紧张起来,各自寻找着最靠近车门的队伍。不一会儿,就形成了支胖胖长长的队伍,说它胖,是因为队伍中间不少人是两三个并立的。

在还有4个人没上车的时候,司机挡住了大巴的车门,对车下的几个人说,“你们等一下,我看看还有没有座位!”司机说着,关上车门,到车里转了一趟,回来对车下的几个人说,“车上坐满了,你们回去吧!”

 

 图片 第4张

 

紧挨着车门的,是一个红衣女子,背着个黑色坤包,手里也拎着一个购物袋,里面装着牛奶和饼干。听到司机说没有位子了,她着急地说,“我不要座位,我站回去好了,我都等了一个小时了!我一个星期没有回家了!”车上有人轻轻地说,“大家都是每周才能回家一次,这个楼巴也只有周五晚上才有这个情况!”边上人轻轻回应,“是啊,我上次就没有坐成这车,只有第二天倒了几次车才回到家……”“没有办法,谁让我们承受不了深圳的房价呢,谁不想工作在福田中心区,住在香蜜湖啊……”

这些话传到了红衣女子耳朵里,她对着司机说,“是啊,大家都是买不起深圳房子的穷苦人,你就可怜可怜我吧,我蹲在后面,保证不站起来!保证不让交警看到,不给您添麻烦……”

“不要坐位也不行,我不能违章,让交警抓住了,这个责谁都负不起!改乘其他交通工具吧!”司机说着,就准备关门。

“这是最后一班楼巴了,坐其他的车,要转3次车,要绕3个多小时……”红衣女子说着,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趁司机不注意,从他的腋下窜上车,对着司机说,“既然这样,那就查查乘车卡!如果每个人都有证,我就下车!”

 

 图片 第6张

 

司机愣了一下,开发商租他这车,确实有凭卡乘车的规定,之前是自己图省事,并没有验证上车。如今出现这个状况,除了查证,确实没有别的办法了。他转过头来,对车上的人说,“大家拿出乘车卡,我要验卡了!”

车上开始有人批评红衣女子:

“你来晚了,没有座了,这个很正常啊,跟你买动车票一样,轮到你了,票卖完了,难道专为你加一节车厢?”

“就是啊,我以前遇到这种情况,我们都自己解决的,你为难司机干什么?”

红衣女子听了,反问道,“我在办卡的时候,负责办证的人给我说的,凭证乘车。平时人少,可以不查,今天周五,人多座位少,没有办法,关键时候不得靠制度吗?”

 

 图片 第8张

 

大家听了,开始翻包掏口袋找乘车卡,司机从最后一排开始查验。查到一半的时候,有个青年男子主动站出来说,我没有乘车卡,然后主动下车。正当红衣女子舒了一口气,让青年男子离开的时候,她身后另一个抱着两岁孩子的中年妇女捷足先登冲过去,坐下了。

红衣女子想说什么的,但看看那妇女怀里不到两岁的孩子,她动了动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面无表情地看着司机继续查验。又查出一个中年男子没有业主证,男子说,“我父亲前天住进了医院,我一直没能回去看看,好不容易挨到周末,就想着晚上回去,到医院守守夜,尽尽孝,错过这班楼巴,我就回不去了……我出门的时候,还查了的,明明带上了,怎么就找不到了呢?”男人一边说着,一边在背包里翻找。

“没有办法,我也一周没有回家了,我的女儿才两岁,天天在电话里叫妈妈……”红衣女子依旧是面无表情,对着司机说,“你看着吧!你总不能让我一个女人在这个大晚上一个人回观澜吧?”

“你的乘车卡也请出示一下!”司机扭头看看车载的时钟,对红衣女子说。

红衣女子赶紧拉开手中小坤包,翻找了一通之后,又翻包外侧,汗“涮”地一下涌上了她的额头,她突然一跺脚,“对不起,我临出门时,把乘车卡放鞋柜上了!”她着急的说,“不过,即使咱俩都没有乘车卡,也该女士优先吧?!”她这样说着,时间已经来到了7点26分。

 

 图片 第10张

 

站在那里一头莫展的中年男子手中的电话突然响了,他一边接听电话,一边习惯性地把左手插进了裤子后面的左口袋,然后就不经意间地掏出了乘车卡,红衣女子见了,面部闪过绝望的表情,又低下头来,不甘心地在包里翻找!那个无意中从口袋里掏出乘车卡的男子,因为专心听着电话,全然没有发现手里握的是他找了好久的乘车卡。中年男子如释重负地挂了电话,这才看到手中的乘车卡。

此时,他面前的红衣女子还在不甘心地翻找包里的角角落落,他对她说,“你也别找了,在郊区买房的深惠两栖人,大家都不容易,我刚接到电话,父亲已经出院了,明天一早我再回去,你就坐楼巴回去吧!”中男年人说着,把座位上的背包往身上一背,就下了车。

司机关了车内的大灯,红衣女子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和庆幸,之后坐了下来。

7点30分,最后一班楼巴响起了悦耳的发车铃响,随后驶入了深圳的夜色中。

深圳少了一车过客,惠州将迎来一车归人。

 

 

 图片 第12张

原创文章,作者:扑闪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pureflash.net/suibi/83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