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随笔

世俗情感:一个老男人的爱情困惑

今生,也许我们都不要有亲密接触,在我的还年轻的时候,我对爱充满希冀,你打击了我;在我对爱情失去信心的时候,你用一生一世的山盟来束缚我,失去的,已经唤不醒了。
虽然我一直告诉身边的朋友,一生都要怀着纯真的心去相信爱情,可是我,是真的不再相信。

 图片 第2张

2009年6月19,在北京的东四十二条,在张自忠路地铁站,我与玫瑰不期而遇。她大叫着扑向我,叫着格子哥,格子哥。我盯着她的身后看,她,一个人,我也是。

24岁的时候,我来到广州。遇到玫瑰。

在地铁公园前站换乘,在挤出地铁车厢的时候,我踩到了玫瑰的长裙,很抱歉的笑,她却回以温柔的回眸。突然眩晕,为在这样的时刻,她予以我这样的表情。我不知道这世上还能有多少这样的女孩子,在别人踩到她裙角的时候,还能回以微笑……我邀请她到就近的许留山小座,她含笑点头。

她比我小两岁,粉嫩的小脸,在阳光下闪着动人的光泽。几乎没有预兆的,我爱上了她。甚至在那之前,我并不知道,我是如此的喜欢一个皮肤粉嫩的女孩。

 

 图片 第4张

 

我穿着格子衣服,玫瑰就叫我格子哥。我笑着应允了,24岁那年,我痴狂的迷恋各种格子衣服。我还记得玫瑰对我说的一句话,“你穿的衣服,我很喜欢,就是,有点像小日本!”我感觉这句似曾相识,包括语速。玫瑰提醒我说,那是电影《蓝宇》里陈悍东对蓝宇说的话。我记得了,我说我看过那部电影。

玫瑰笑得很诡秘,好像我是陈悍东或者蓝宇一样。

玫瑰要了我的电话,却不肯把她的电话号码给我。我并不在意,如果她喜欢我,自然会联系我,如果不喜欢,我又何必。

我的这种对爱情无所谓的态度不知道惹恼了多少女孩。大学校园,我是骄傲的诗人,从没有真正爱过谁,却写出了一大堆让很多情人朗诵的情诗。羞涩的青春,因为羞于表达,我习惯了一个人。

 图片 第6张

有很久不曾写诗了,来到广州之后,我就发现,你和身边的任何人谈诗歌都是很滑稽且无趣的事!在这个现实的社会里,写诗的人,是疯子。这是我服务的那家老板说的。

遇到玫瑰之后,我仍是一个人。只是,不再孤单。我开始静静的写诗,全部写给玫瑰的,我相信,她才是真正的属于诗的,如果诗是属于美的话。我也相信,总有一天,她会给我打电话,因为,我看透了她记我的电话时,认真的表情。

三个月后,我给玫瑰写的诗,已经有了好几千字。零零碎碎的,像现在的丽华体。就在我面对这数百首诗怀想玫瑰粉嫩的小脸时,我的电话响了,是玫瑰的。她说她坚持了很久,今天终于不再掩饰自己的期待,她想要见我。

我约她来我的小屋,小小的,十多平米的房间里,到处是诗句,如果玫瑰懂,她就知道我是写给她的。我希望她能知道我的心,看到我的认真。在没有想到她之前,她多次进入我的梦中,成全我一个青春期男生对女孩子最原始的向往和渴望。在梦里,她浅笑着,淡淡的两抹红晕,让她看起来像天使。摸上去,滑滑的,像陶瓷娃娃。

 图片 第8张

 

我终于再见到了玫瑰,她丝毫没有变,还是那样粉嫩,一件碎花雪纺上衣让她看起来漂亮得不得了,我想亲她,但我不敢,我怕我亲了,她会吓跑。

她跟我回住处。站在狭小的窗子前,我指着白云山告诉她,三年后,我要在那里买一套房子,然后娶她……她莞尔一笑,我拥抱了她,几乎用尽我全身的力气,我固守多年的身体是如此迫切地渴望给予,我想告诉她,我是多么想念她。她没有挣脱,像我想像中的温柔。

我不顾一切地想要拥有她,把自己给她。在广州这座城市,恋爱中的人们已经没有了时间概念,一天和十年没有太多区别。年轻的我们,也许都急着体验生活,不论是爱,还是性。

玫瑰就像她的名字,美得令人眩晕且香得令人痴缠,我轻轻地解开她的扣子,双手颤栗着抚过她的双肩,我热血沸腾,头脑是一片空白,忘了自己身处何方,忘了还有明天……我从来没有像现在那样渴望占有一个身体,用我笨拙的肢体。她用同样热烈的身体回应我,只是,在倒向床上的那一刻,她异常清醒地说,“我是有男朋友的!”

所有的激情在那一刻,烟消云散。我要的其实很简单,纯粹的惟一的情感,我要的其实又不简单,我要一个人的身体,还有灵魂……我想对一个人好,想爱一个人,想对一个人负责……可是,她告诉我,她不用我负责……也许,她明白,我,根本负不起那个责任。我停下来所有的动作,转身走到窗前,黯然神伤……

让玫瑰穿上衣服,送她走……

 图片 第10张

失去了方向,日子突然变得杂乱无章,无诗可写的日子是如此的寂寥!我开始寻找一份寄托,也许不是感情,也许不是爱情,也许,只是一种生活的需要,我想,在很多时候,有个人跟我一起呆着。

我很快与小香同居,小香不算漂亮,但是皮肤出奇的好。大学时,听师兄说过,皮肤好的女孩子比较和谐,内分泌比较健康。我喜欢这种健康的关系。在那之前,小香没有交过男友,我没有交过女友,这很公平。在初夜的晚上,我抱着小香激动地说,我会一辈子对她好。我听到她轻轻地“嗯。”那一刻,我知道,她有着和几个月前的我一样的纯。

那之后,我白天马不停蹄地工作,晚上和小香在那张只一米二宽的木板床上相拥而眠,有时候也会激烈地做爱。但之后,我都会叹口气,然后抽支烟,我不知道,为什么激情过后,总感觉生活是如此的空虚和枯燥,从身体到氛围。

 

 图片 第12张

才两个月,我和小香就像老夫老妻一样地进入了生活的正轨,她下班就去买菜,给我煲袪湿的汤。我下班回家,她给我开门,亲我的脸,有时候会抱一抱。饭后,我打游戏或者看电影,她收拾,洗衣。在那个小小的居室里,我看到了自己的未来,就是这样的一个居家过日子的男人。只是,我从来没有告诉小香,我曾经为一个女孩写过几百首诗。虽然,在偶然的空隙里,我会想起玫瑰,在那个地铁站里,她长长的睫毛下,忽闪着的大眼睛,还有回眸时出乎意料的一笑。具体得让我无法忘记。

以为生活就这样平淡到老,以为日子从此波澜不惊,我却没有想到,我会在一个夜里叫出了玫瑰的名字,还给她朗诵我写的诗……小香和之前的我一样,执拗地不接受同床异梦,她临走的时候说,“如果你爱我,就不会在梦里为一个女孩背诗!”

公司搬家,我去收拾老板的办公桌,却意外看到老板的电脑屏保是一个熟悉的女孩子,想了半天,才记起,那是玫瑰。太清晰了,就很模糊。老板的秘书悄悄告诉我,那是老板的情人。

 图片 第14张

人最大的敌人是自己。我说服不了自己再呆下去,决定离开广州。我想,北京那个城市,更适合遗忘过去。于是,我去北京。

这一年,我30岁,交过6个女朋友的,最长的两年,最短的,一周。我的QQ签名更新得很快,有时候是,“无所谓,谁会爱上谁。”有时候是,“把爱情当奢侈品,可以有,也可以没有。”有时,也放上这么一句,“有时候,明知道是爱的,也要去放弃,因为没有结局。”在爱来爱去的日子里,我已经想像不出相爱的最后,除了分手还能有什么结局。

就在这个夏天,我与玫瑰不期而遇。她仍然落落大方的跟我走,在路上,她很平静地告诉我,她后来去了她男朋友的公司,在整理员工档案的时候,才知道我曾是她男友的手下员工。只是,很快她也明白,她的那个四十多岁的男友并非单身,她,充其量是个小三而己。那时,她住在老板买的房子里,足不出户,老板去外省出差的时候,她才会出来散散心。我想了一下,玫瑰打电话约见我的时候,那段时间,老板去了韩国。

“不过,那是过去,我现在想通了,离开他了,我要一段真正的属于自己的感情!”玫瑰说着,让我想到了当初自己美好的希望,经过这么些年,谁,还相信爱情?

 图片 第16张

 

在我的住处,玫瑰主动缠上了我的身体,就在我的身体发生变化的时候,玫瑰说,“终于找到你了,我想真正拥有你,一生一世……”如果这话,在六年前的那个晚上,她对我说有多好?她不知道,6年后的我已经不再向往一生一世的情感,我又一次推开了她。我想要责任的时候,她给我身体;我想身体的时候,她要我责任。

今生,也许我们都不要有亲密接触,在我的还年轻的时候,我对爱充满希冀,你打击了我;在我对爱情失去信心的时候,你用一生一世的山盟来束缚我,失去的,已经唤不醒了。

虽然我一直告诉身边的朋友,一生都要怀着纯真的心去相信爱情,可是我,是真的不再相信。

 

 图片 第18张

原创文章,作者:扑闪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pureflash.net/suibi/83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