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库

从此故乡是他乡

作为一个背井离乡的游子,我终于将家背在背上,在故乡,也将不再有属于自己的容身之所。
以前,我不管走多远,走多久,我都知道说再见,是为了下次再见,毕竟家还在这里。
而以后,再回到这里,身心都将无处安放,因为,那时的我不再是归人,而是过客。

 图片 第2张

前几天,又回了一次故乡。

其实不算是回故乡了,因为,我在徐州的住所离真正的故乡——臭桔园还有百公里之遥。然而,从我将­家安在徐州淮海路边的那个小区开始,那里,就成了我的家,介于故乡和异乡之间的家。

这次回乡,是揣着背叛众亲的行动去的——我要卖掉那个城市与我有着切肤关系的房子,在中国人传统的房子就是家的意识里,我将卖掉在徐州的家,彻底地将故乡抛在身后。

其实,心里是不舍的。那104平的房子,角角落落都留下了自己的记忆。那墙上的每一幅画,那画上的那每颗钉子,砸下去的声响仿佛还在耳畔,时光竟然已经过去了十多年。

 

 图片 第4张

 

买家是沛县人。在房产交易中心,我看到了那个和蔼可亲的父亲和那个年轻帅气的儿子。非常巧合的是,新业主的生日,竟然跟我是同一天,他们一进门就看中了房子用来装修后作婚房,也许和这个巧合有关。

除了微波炉可以拿回乡下给父母用之外,其他的家电家具就只有处理掉了。拍了照片,放上闲鱼。次日一早,就有人询价,之后就将冰箱、一套餐桌椅、鞋柜等成交。本来就是处理,没有赚钱的意思,对方也是个爽快女子,买完这些之后,还将我家的床和床垫全部买了去。作为回报,我将大床的床垫、小床和茶几送给她。

去百货大楼附近的小巷子里吃米线,吃黄桥烧饼,去煤建路吃炒粉,去友谊商场闲逛……两天时间,我将这些年魂牵梦萦的这些旧事一一做遍。

看着路边到处是卷皮、凉皮、菜煎饼之类的小店,每一家都想进去吃个饱。楼下的辣汤和油饼,以及隔壁的包子和油茶,都是我在异乡时,想一想都流口水的美味啊!

经过中山纪念堂,想起那些年在舞厅里流连的时光。想起那些在音乐中疯狂扭动的身体,还有那时候经历过的那些人,还有那些人在我手心里写字时的迷惘。

 

 图片 第6张

 

临出发的当天下午整理书柜,精挑细选了几十本之后,余下的,全部运回乡下——父亲还看书,正好可以给他打发闲暇时间。翻看那些样刊时,那最长不过5000字,最少不过500字的文章,让我想起那些年拼命赚稿费的情景,再一次感觉到了时光飞逝——十年前,我还在拼命为了赚稿费给那些大刊写稿,十年后,那些给我发过不菲稿费的杂志多数已经停刊了。

纸媒不敌网络,这是十年前我换工作时就考虑到的。看着那些当时充斥着街头报摊的南北刊物,打开目录,看看自己的名字,还有熟悉的编辑,不止一次停下来,怀想。

想起自己20岁时,因为在当地的一家报纸上发表很多文章,引起了一个在图书馆工作的女孩的关注——她利用工作之便,将我发表的文章全部剪贴了起来。

后来,因为报社的编辑告诉我这一事情之后,就挑了一个休息日,踩上一个小时的山地车去那家图书馆找她。结果,那天她休息。就这样错过。

人和人之间的缘分大致如此。

 

 图片 第8张

 

还没有收拾妥当,哥哥的微信就进来了:已经到楼下,快收拾下楼。原来,到了去机场的时间。我将挑选下来的几十本塞入随身的背包。看着空荡荡的房子,心里突然就空了。好想躺下来,大哭一场再出发。

每次回来,哥哥都会带着我去市场买菜。这里说的市场,其实就是湖滨市场边上的一条食街。和别的食街不同,这里的食街不是饭店,而是全部供打包的饭店。有的卖烧鹅,有的卖盐水鸭,有的卖炒田螺,还有的卖小龙虾,饭店里好吃的菜,这里全包括。这时候,哥哥问我的最多的是,“弟弟,吃烧鹅不?弟弟吃烤鸭不?弟弟吃地锅鸡不?……”我多数是摇头的,但最终他还是会买满满的一车尾箱的菜。

很怀念青年时期,有段时间常常去哥哥的部队,睡在他对面的床上,兄弟俩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天到天明的情景。那时候,我们对未来没有太多的想法,有的只是对小目标的热情和建议。

如今,只剩下“家兄酷似老父亲,一对沉默寡言人;可曾闲来愁沽酒,偶尔相对饮几盅。”的无奈景象。

我们再也没有聊过未来的话题,也许,是我们都不愿意去聊的吧!显然,我现在的行为已经说明,将来我可能生活在异乡了,那个一起长大,一起玩耍的村庄,都再也回不去了;而那些一起在田野里疯跑,一起和隔壁村小伙伴打架的日子,都再也回不去了。

未来,于我们来说,就是天隔一方。

哥将车停在出发厅门前,我眼睛望向别处跟哥哥道别。一转身,却是泪流满面。

作为一个背井离乡的游子,我终于将家背在背上,在故乡,也将不再有属于自己的容身之所。

以前,我不管走多远,走多久,我都知道说再见,是为了下次再见,毕竟家还在这里。

而以后,再回到这里,身心都将无处安放,因为,那时的我不再是归人,而是过客。

李玉,疗伤系男子。

爱讲故事,爱听故事,更爱有故事的你。

 

 

 图片 第10张

原创文章,作者:扑闪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pureflash.net/suibi/83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