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库

美文有约张玉庭:人与佛

 图片 第2张

 

 图片 第4张

 

 

  风怕谁?  

 

风怕谁?

怕石头。

这是小时侯姥姥告我的。因为,不论那风怎样怒气冲冲地吹,那石头总是巍然不动。

不过,姥姥的话也未必对,因为长大的我到海边看了看,就发现了一个全新的事实,这就是,看似温柔的风是可以请来浪花的,让它天天咬一咬岸边的石头,于是久而久之,那石头的脸上身上也就被浪花咬出了好多窟窿,变成了伤痕累累的礁石。于是,我终于发现,风不怕石头。

那么,风怕谁?

闲时读书,发现风怕佛。

 

 图片 第6张

 

一是关于安庆镇风塔的一个传说,传说皇上曾带着爱妃在长江上游玩,当那船行到安庆一带的江上时,突然刮起大风,白浪滔天的长江使皇妃猝然病倒,皇上心疼,便遍请天下名士前来诊治,结果有一和尚建议,只要在起风处建一高塔,镇住那股邪风,便可消病去灾。皇上乃下令在安庆江边建塔并赐名镇风塔,塔成之日,果见江上平风浪静,那皇妃的病也真的好了。

二是关于乐山大佛的一则故事。乐山大佛的所在地乃是岷江、青衣江与大渡河的汇合之处,一向风高浪急,导致航船倾复,使船工们闻风丧胆,后来,人们听说佛可镇风,便欲有所动作,一位名曰海通的和尚还带头筹资,决心在三江口依山塑佛,不料官吏前来敲榨,意欲夺走钱财,海通乃怒曰:“目可剜,佛财难得!”言毕自剜其目,吏大惊,众人更是感动无比,遂纷纷出钱出力,终经九十年之工建成了乐山大佛。而且,此后这一带果然风平平,浪缓缓,后人提及海通和尚,更是怀念久之,感慨万千。

照这么说,风怕谁?自然怕佛了。

那么,佛又是谁?说穿了,佛者,不就是人虚构出来的某种信念吗?依稀记得有副对联:“佛即心,心即佛,欲求佛先求心,即心即佛;因即果,果即因,种甚因结甚果,是果是因。” 妙!一语点穿了一个最重要的事实。

谁最有威力,人!

不是吗?只要你种下一个“挺起胸来不怕风”的因,就准能结出一个“面对邪风挺起胸”的果。

一切佛都是人造的,正如乐山大佛,如若人不雕琢它,它岂不永远永远是三江岸边的一座山。

那么,风怕谁?怕人。

只要你稳当当地站正了,把根深深地扎在坚实的大地上,风奈你何?

 

  面对大佛……

 

观看乐山大佛,的确用得着“瞻仰”一词,因为从下往上看,它的确高大之极、巍峨之极、也伟岸之极。

可是,站在大佛前的我却也分明萌生出了一种一言难尽的极悲哀的感慨--为了古人。

不是吗?面对大佛,除了对古代石匠的鬼斧神工赞叹不已外,我也分明在为他们深深遗憾着。

这么好的石匠!多么高明的手艺!居然用来雕凿这么一个全无用处的大佛!如用来盖房子,然后美滋滋地住在那儿,安然享受自已劳动的成果,岂不胜此千倍万倍?

但没有,就因为少了自信,少了气魄。

 

 图片 第8张

 

于是想起了一句费尔巴哈的名言:宗教起源于缺乏感。

不是吗?正因为缺乏把握这个世界的信心和力量,这才造出了一个又一个既虚无又凛然的神,还把希望寄托在这儿,小心翼翼地顶礼谟拜着,毕恭毕敬之极。

可那大佛分明是块冷漠的石头,它全无知觉。

于是人们的寄托也就成了断送。

尤其悲哀的是,当造佛的古人面对大佛尊敬无比诚惶诚恐时,他们已全然忽略了人的豪迈——那佛越高大,信佛的人也就变得越藐小,越低贱。

天哪!多不公平!满怀着虔诚造着大佛,大佛却偏偏没保佑他们!正如古代的那些石匠,为造大佛日复一日地苦苦地累着,那大佛分明已正儿巴经地端坐在青衣江边了,他们却依然在凄风苦雨中煎敖着。

就这么过去了好多好多年——直到石匠的重孙子的重重孙子们也当上了祖爷爷的祖祖爷爷。

是的,许多年过去了,大佛始终威风八面,而雕凿大佛的古代工匠们的名和姓,却分明被后来的人们忘了。

大佛更不曾感激他们,它本来就没记性。

这就是不幸。

那么,当我细细地瞻仰这尊凛然屹立的大佛时,它,会保佑我吗?

不知道。

但我想:如果它有记性,肯定会。          《分水岭》投稿群,或添加 liubing100104 好友

 图片 第10张

原创文章,作者:扑闪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pureflash.net/suibi/86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