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随笔

朱迎兵:在爱里,植棵宽容树│小小说征文

 图片 第2张

 

 图片 第4张

 

再美丽的风景,也有看厌的时候;再动听的音乐,也有听烦的时候;再美满的婚姻,也有出现危机的时候。围城中的危机,是一种变异的病菌,没有对症的良方,繁华如锦的都市,也会败落为一座荒城。

我的同事中有一对小夫妻,丈夫小林儒雅英俊,是名教学骨干;妻子妍妍身材婀娜,皓齿明眸,文静端庄。他俩已结婚两年,彼此相敬如宾,让人羡慕。

小林有着出众的才华和俊朗的外表,很多姑娘都喜欢他。可是他一直对婚姻不着急,快接近而立之年了,还是单身。妍妍是我的学生,师大毕业后分配在另外一个城市教书。在一次公开课活动中,她认识了小林,可小林对她丝毫不曾留意。妍妍得知我与小林能谈得来,就委托我介绍他们相识。

三年前的一天,恰是槐花盛开的季节,一嘟噜一嘟噜白白的花瓣掩藏在绿叶里,如少年的心事。放晚学了,我叫住往宿舍去的小林,要他陪我一道去家访。小林谦虚好学,能与我一道家访,学习与家长沟通,对于他来说是求之不得的事情,他爽快地就答应了。

 

 

家访的孩子正是妍妍的弟弟,其实他成绩并不差,最近表现也很正常。我与他家长交谈着,很快天便黑下来了。我说时间不早了,起身告辞。家长苦苦挽留,说到了晚饭的时间,吃了再走。我便对小林说,我与学生的父母是朋友,吃饭也没有关系。

那孩子的母亲喊:“妍妍,上菜吧!”妍妍走进来,一双细长的手托着盛满了菜的盘子。小林与她对视了一眼,似曾相识,却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妍妍立即低垂下了头,白净的脸颊上飞上一抹桃红。

晚饭吃了,大家又坐在一起聊了一会儿,妍妍就坐在一旁,纤细的手指托着下巴,静静地听,不时微笑一下。

小林要走了,我示意妍妍送他一下。那天月色正好,他们穿行在水样的月光里。他问她一些情况,知道了她也是一名教师,只不过不在本地教书。

第二天课间,我把小林喊出办公室,笑盈盈地问他,昨天那姑娘怎么样呀?他说:“很好呀!”我说:“我看你们倒是很般配的。”他脸刷地就红了。

就这样,他和她相识后相恋了,组建了幸福的家,妍妍也因此调回了小城,与我们在一所学校工作。

今年的一天,单位里的小王结婚,我们被邀参加婚礼。小王热情好客,每个人便都喝了不少的酒。小林酒量小,醉了,在我们的调侃中醉卧在酒店的沙发上。

酒宴散了,我们要走,妍妍去搀扶小林,被醉意朦胧的他推开了,他喃喃地叫着:“小芳、小芳……”我们先还笑着,但接着就怔住了,都愣愣地望着妍妍。

妍妍莞尔一笑,说:“小芳是我的小名,家里人都这么叫我。你们真的把他喝多了,他竟然醉得都不认识我了。”大家释然了,带着艳羡的表情看着妍妍扶着小林上了出租车。

我们不知道妍妍的心在流血。小芳是小林青梅竹马的女友,自从小芳十年前随她的舅舅出国后,两人就没有了联系。一次,妍妍收拾房间,无意发现书房的橱子里,有小芳和小林的合影。她想起,自己有时进书房时,看到小林在书橱边,显得很慌乱。合影后有小芳的签名,还有一行诗句:“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照片上的小芳姣好的容貌、幸福的笑颜让她嫉妒。她没有让它显山露水,而是将它藏在心里,犹如暗夜里细雨遁地,轻得根本无人在意。

第二天小林醒来,妍妍什么也没有说。中午恰好妍妍的父母来看望女儿、女婿。在饭桌上,妍妍告诉父母说:“昨晚小林喝醉了还不停叫我的名字,都让我下不了台了。爸、妈,都是你们惯得他,你们让他以后喝醉了不要乱叫了,好不好?”父母听后一脸的笑容,说:“我们就说小林会对你好的,从我们见他第一眼就知道了。”

小林感觉有事发生,下午不停地逼问我,我告诉了他昨晚发生的事情。小林回到家,向妍妍道歉,妍妍说:“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只知道我爱你。”小林哽咽着说:“我也是,我只爱你一个。”

 

 

妍妍用智慧,用爱,化解了危机,挽救了他们的婚姻。如果她当时拂袖而去,或者在第二天大闹一番,那样的结果,会让对方难堪、羞愧,破罐子破摔,可能会越走越远。她在她的围城里,种植了一棵树,这棵树上缀满宽容的叶子,男子在绿荫里,重新找到爱的感觉。

再美妙的爱情到了粗糙生活里,都会浸染上风尘。可成人的感情,不是小孩过家家,拍拍手就可以散的。它牵扯了太多的伤害,我们不妨在婚姻里种植一棵宽容的树,“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恋爱婚姻家庭”主题小小说邀请赛

邮件标题注明“征文赛”三字

作品 + 作者简介 + 作者近照(一定要齐全)

 图片 第6张

原创文章,作者:扑闪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pureflash.net/suibi/86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