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库

Mokayish.《祭火》守火者

 图片 第2张

应该是这礼拜的最后一篇,周末来休息啰!


牠,是一名守火者,也是一名前罪犯。

作为背负罪的守火者,保护塔楼里的祭火,是大地之母赋予牠的使命,也是赎罪的方式。

祭火象征牠的余生。一旦熄灭,牠的生命也将消逝。无论是刮风、下雨、降雪,或者有无聊人士的骚扰。牠都必须尽心尽力,将危机一一排除。

但,老实说,牠其实非常期待火熄灭的那一天到来。

毕竟,牠,实在是受够了。

 

这一天,一只好奇的小树精闯入了牠的塔楼。牠知道它,不是骚扰者,而是大地之母的子嗣,所以不需要赶走它。

不过,就是有一点小麻烦。

「你在这里守火,好玩吗?」小树精天真问着。

「不好玩。」牠面无表情地说,「你来到这里,大地之母会生气,也不好玩。」

「那么,这些火,烧了多久呢?」它用无暇幼稚的口吻,问着。

「不知道。别太靠近,孩子。你会被烧死。」牠伸出满是鳞片的爪,将小树精轻轻推开。

「既然这么危险,为什么你要守着它呢?」它又问。

牠张着长长的嘴巴,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的海景。「不守,火会灭,我会死。」

短暂的沉寂,但牠并不觉得尴尬,小树精也毫不在意,只是自顾自的找乐子做,比如把玩牠的盔甲。

直到,它问。

「如果火继续烧,你就不会死了,对吗?」

「你不必担心这个。」牠斥责。「滚回去。」

 

几天后,塔楼刮起了一阵狂风暴雨。原本牠以为,牠将会像过去一样安然度过这场灾厄。反正只要用肉身护着祭火,大概,也不会出事吧。

但牠没想到的是,塔楼倒了。祭火的火盆,也随之倾斜,洒乱。

在砖堆废墟下,牠的双爪护着微弱的小火。尽管牠的皮甲坚硬、身体强壮,粗大的尾巴轻易替牠拍开了压在身上的碎砖。但,牠的结实,还是护不了虚弱的祭火。

牠,就快死了。

也好。

「你还好吗?」

在大雨中,牠看见了小树精的身影。

「火,快熄灭了吗?」

「嗯。」

「所以你快死了吗?」

「嗯。」牠说。「我死了,正好。」

它甩下树枝上的雨滴,说。

「但我不想你死。」

小树精钻进了牠的怀里,让祭火点燃脚上的叶片,然后一路延烧到身体。

浓烈的烟呛着牠的眼与脸。牠惊慌、灼痛,却也不愿脱离祭火的凌迟。

毕竟,这可是小树精宁可牺牲自己,也要延续的火。

 

天亮了。

牠醒觉,发觉自己昨晚昏迷了。

火,没了。但牠却依然活着。

牠感觉到胸口闷热,彷佛被炙火烧灼。可牠无论怎么看,都看不出原因。

直到,牠摸到小树精残存的小小树枝,插在牠的胸口下。

「嗯。那,就再活一阵子吧。」


 

 图片 第4张

Cullan Smith on Unsplash

 

Mokayish

 图片 第6张

原创文章,作者:扑闪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pureflash.net/suibi/91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