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 租房亲历:和房东的斗智斗勇

    如今在深圳一晃四年半,一直租住在福田上沙。
    日常接触的是个二房东,人挺好的。一般到了交租日,她提供账单,我付费。现在更方便了,我们添加了微信,每月她发数字给我,我直接微信转账。
    希望将来有一天退押金时,不要毁了这几年的时光印象。

    2020年5月9日 18
  • 家乡的春天,描写春天的美文

    春天来了,发一篇怀念记忆中春天的散文。

    2020年5月7日 29
  • 深圳传奇:一个客房服务生的机遇

    如今,郑正已经成为这家国际知名饮料公司大中华区最大的合作商之一。谁也想不到,这个年销售额近百亿的合作商,十多年前还是一家酒店的客房服务员。

    2020年5月6日 34
  • 经过爱情: 逃离那些让人窒息的爱

    那一刻,我突然有了一种逃跑的冲动。是的,在爱情窒息而死之前,我要逃离这个没有事业、没有友情、没有私人空间的二人世界,逃离这个用亲密无间的爱包围我,却又剥夺了我生命中阳光和空气的女孩……

    2020年5月5日 27
  • 诚信林碑文:山因树茂而郁郁,人因诚信而融融

    在那里,他看见了受害者居住的三间大瓦房和家中陈列的彩电、冰箱,很自然地联想起了自家的土炕和半导体,有种异样的感觉。三张死者的遗照,令他迅速为了刚才那个念头而良心不安:“我们造了孽,我们全赔。”

    2020年5月4日 26
  • 520:原来,我们都被这么用心地爱过

    小时候,跟奶奶长大,她总是将瓜子一只一只地嗑好,放在我小小的手掌里,有时候我不在边上,她就嗑好了,放在盘子里,等我回家时,一把一把地放到嘴里吃。好怀念奶奶,好想念她嗑好的瓜子仁……

    2020年5月3日 18
  • 要不要给初恋分享“Yesterday Once More”

    对于一些“上了年纪”的大叔大爷,大哥大姐,可能在年轻时都收到过类似于音乐盒这样的礼物吧?在那物质文化相对匮乏的年代,悠扬的音乐盒确实丰富了我们的许多个夜晚,但谁也不知道,那个送音乐盒的人,到底给多少人送出了相似的礼物。

    2020年5月2日 41
  • 婚姻之殇:梦醒了,那个孔雀男人我不要

    “孔雀开屏是美丽的”,但他们真的是经不起“华丽转身”的,因为转过去,献给人的是千疮百孔,是孔雀屁股。现实生活中,不知有多少女人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嫁给了一个看起来很出色的男人,光彩到底的也有,但多数收获的是失望。比如我。

    2020年4月21日 23
  • 你还给他回信息啊,我早就拉黑了

    那是我20年职场生涯里,遇到过的,最卑劣的经理人。没有之一。
    有朋友叫我“李大炮”,不是贪图一时之快,只是有些不爽压在心里已久,写出来,对于我来说,就是个释放。有些人,得罪就得罪了,反正讨好也讨不上。

    2020年4月21日 23
  • 亲历:那个“弟弟长,弟弟短”的房客哪里去了

    面对没有回复的微信,没有接听的语音邀请,已经停机的电话号码,还有宿迁某农村的地址,我只能说:
    焦大哥,对不住了,我的房子不等你了。

    2020年4月20日 30